菩提道次第廣論消文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卷六 

 

 

中士道    思惟苦諦

 

          054(寫字.gif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【二】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08 070

陳長城 消文

 1558行〜第1595行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消文日期:日期:2010年85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思惟八苦 

【課文】:(15508~15509)

     第二正修苦分二:

       一、思惟生死總苦,

       二、思惟別苦。 

        初中分三:

           一、思惟八苦,

           二、思惟六苦,

           三、思惟三苦。 

今初 

【消文】:思惟苦諦生死過患,第二是正修苦諦的內容。分為思惟生死總苦、以及思惟別苦兩部分。思惟生死總苦,再分為思惟八苦、思惟六苦、和思惟三苦來說明。
  首先介紹思惟八苦的內容。

 

 

 

【課文】:(15510~15513)

如親友書云:「仁和應厭於生死,欲乏死病及老等,無量眾苦出生處。」應如是修。此中修習厭生死者,謂思惟彼是眾苦根源。苦者,謂已顯說欲乏等四。等字攝四,共為八種。此八種苦,是薄伽梵於多經中,明苦諦時數所宣說。

 

 

 

  如親友書云:「仁和應厭於生死,欲乏死病及老等,無量眾苦出生處。」應如是修。

【消文】:親友書中說:「菩薩應該厭患生死,思惟生死中缺乏快樂,是老、病、死等無量眾苦的出生處。」應當這樣來修習。

 

  此中修習厭生死者,謂思惟彼是眾苦根源。苦者,謂已顯說欲乏等四。等字攝四,共為八種。此八種苦,是薄伽梵於多經中,明苦諦時數所宣說。

【消文】:如何修習厭患生死?就是思惟生死是一切眾苦的根源。只要還在三界中流轉生死,就有種種的苦。這裡所指的苦,是指生、老、病、死、怨憎會、愛別離、求不得、以及五取蘊等八種苦。這八種苦,是佛在許多經典中,一再宣說的,為的是讓眾生明白苦諦的內容。

 

 

 

【課文】:(15514~15611)

 修共中士一切所緣法類,如共下時所說共法,此亦應取。諸不共之修事,若有慧力,如下所寫皆當善修。若慧劣弱,可暫捨置所引教文,唯當修習應時義體。此等雖是思擇而修,然除應修諸所緣外,餘善不善無記等上,悉不應散。當於所緣遮心掉等,亦莫令隨昏睡沈沒增上而轉,當令其識極為明淨,漸次修習。入行論云:「雖長夜修行,念誦苦行等,若心散亂修,佛說無義利。」此說一切散亂善行,其果微少。又修信大乘經云:「善男子由此異門,說諸菩薩,隨其所有信解大乘,大乘出生,當知一切,皆是由其不散亂心,正思法義之所出生。」此中不散亂心者,謂除善所緣,不向餘散,法及義者謂文及義,正思惟者,謂以觀慧觀察思擇,由此顯示隨修一切功德之法,皆須此二。故說引發三乘一切功德,皆須二事,一、除善所緣心不餘散,專一而住真奢摩他或其隨順。二、善觀察善所緣境,如所有性盡所有性,毘缽舍那或其隨順。如是亦如解深密經云:「慈氏,若諸聲聞,或諸菩薩,或諸如來,所有世間及出世間一切善法,當知皆是此奢摩他,毘缽舍那所得之果。」此中若無真實止觀及隨順二,則三乘一切功德,非定皆是止觀之果。

 

 

 

  修共中士一切所緣法類,如共下時所說共法,此亦應取。諸不共之修事,若有慧力,如下所寫皆當善修。若慧劣弱,可暫捨置所引教文,唯當修習應時義體。

【消文】:在修共中士道一切內容的時候,前面下士道中所說共法的部分,也應該要同時來修,因為下士是中士的基礎,在這個基礎之上,再加修下士不共的部分。如果智慧具足,就可以按照下面所說的內容,好好的思惟、修習;若是慧力不足,就把以下所引經教的內容,暫時擱置一旁,先思惟、修習眼前相應的部分。

 

 

  此等雖是思擇而修,然除應修諸所緣外,餘善不善無記等上,悉不應散。當於所緣遮心掉等,亦莫令隨昏睡沈沒增上而轉,當令其識極為明淨,漸次修習。

【消文】:以下所說的內容,雖然是屬於思惟修,但是仍然必須專心在所緣境上,就是除了正在思惟的部分以外,心不攀緣其他的善法、不善法和無記法上。(不屬於善或者不善的,稱為無記。)心專注在所緣境上,儘量避免散亂、掉舉(細的散亂稱為掉舉。)或者昏沈、睡眠等情況發生,要讓心識保持在非常清明的狀態,依照所應思惟的項目,漸次修習。

 

 

  入行論云:「雖長夜修行,念誦苦行等,若心散亂修,佛說無義利。」此說一切散亂善行,其果微少。

【消文】:入行論中說:「雖然日夜精進地修一切的念誦、苦行等善法,如果是散亂心來修,佛說沒有任何的利益。」這是說,由散亂心來修的一切善行,它的功德、果報都很小。

 

 

  又修信大乘經云:「善男子由此異門,說諸菩薩,隨其所有信解大乘,大乘出生,當知一切,皆是由其不散亂心,正思法義之所出生。」

【消文】:另外,修信大乘經中說:「善男子!善於修習大乘各種不同法門的菩薩,之所以能以淨信心來信解大乘、成就大乘,都是從不散亂,正思惟佛法的義理而來的。」

 

  此中不散亂心者,謂除善所緣,不向餘散,法及義者謂文及義,正思惟者,謂以觀慧觀察思擇,由此顯示隨修一切功德之法,皆須此二。

【消文】:「不散亂心」的意思,是說除了所緣的善法以外,不攀緣其他。「法」、和「義」,是指佛法的義理。「法」,是能詮之文;「義」,是所詮之義。這裡是包括一切大乘經典中的文義。「正思惟」的意思,是以觀慧,不斷地觀察、思擇。由以上的這段話,可以明白顯示,不論修習任何的功德、善法,都需要不散亂心、和正思惟法義兩者。

 

  故說引發三乘一切功德,皆須二事,

           一、除善所緣心不餘散,專一而住真奢摩他或其隨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二、善觀察善所緣境,如所有性盡所有性,毘缽舍那或其隨順。

【消文】:所以說,要引發三乘的一切功德,都必須具備兩個條件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個是「止」,就是除了安住善所緣當中之外,心不攀緣其他,這樣專一的住在定中,或和定相應的法門中;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另一個是「觀」,就是善於觀察、思惟一切的善所緣境,這樣才能生出根本智和後得智,或和慧相應的觀慧。

 

  如是亦如解深密經云:「慈氏,若諸聲聞,或諸菩薩,或諸如來,所有世間及出世間一切善法,當知皆是此奢摩他,毘缽舍那所得之果。」此中若無真實止觀及隨順二,則三乘一切功德,非定皆是止觀之果。

【消文】:這個道理,也如解深密經中所說:「彌勒菩薩!所有聲聞、菩薩、和佛的世間、出世間的善法,都是修習止、觀所得的結果。」所以,如果沒有真實的止、觀,以及和止、觀相應的定、慧,一定無法成就三乘一切的功德。

 

 

 

【課文】:(15611~15707)

 如是八苦之中,初思惟生苦分五。眾苦所隨故生為苦者,謂諸有情那洛迦中,及諸一向唯苦餓鬼,並諸胎生卵生,如是四類,於初生時,便有無量猛利苦受,隨逐而生。粗重所隨故生為苦者,謂三界一切諸行,為煩惱品粗重所隨,無堪能性,不自在轉。三界有情諸行生起,皆為煩惱品類粗重隨逐。總之由有生住增長,煩惱種子隨逐流轉,故無堪能安住善事,亦不如欲自在而轉。眾苦所依故生為苦者,謂於三界既受生已,由此因緣,便能增長老病死等,無邊眾苦。煩惱所依故生為苦者,謂於生死既受生已,便於貪境瞋境癡境發生三毒,由此能令身心苦惱不靜,不安樂住,謂諸煩惱,由種種門逼惱身心。不隨所欲離別法性故生苦者,謂一切生最後邊際,咸不出死此非所愛,此復能令唯受眾苦。故應思惟如是生時,眾苦俱生,粗重俱生,生復能引衰老病等煩惱死亡,此亦能令受苦道理。

 

 

 

  如是八苦之中,初思惟生苦分五。

【消文】:在「思惟八苦」之中,最初思惟的是「生苦」的部分,共分五方面介紹:

 

  眾苦所隨故生為苦者,謂諸有情那洛迦中,及諸一向唯苦餓鬼,並諸胎生卵生,如是四類,於初生時,便有無量猛利苦受,隨逐而生。

【消文】:第一是出生時,便受無量眾苦。寒冷地獄的眾生從冰中出生,燒熱地獄的眾生從火中出生,餓鬼道的眾生從飢渴中出生,胎生的眾生有產門逼窄等苦,卵生的眾生成卵時苦、出卵時苦,須受兩重的痛苦。所以,無論是卵生、胎生、濕生、還是化生,初生時,都有無量猛利的苦受,隨著出生而來。

 

  粗重所隨故生為苦者,謂三界一切諸行,為煩惱品粗重所隨,無堪能性,不自在轉。

【消文】:第二是只要出生,煩惱便隨著而來。一旦在三界中受生,身、口、意三業,總是和煩惱相應,自己的身心完全不能作主,不能自在。粗重,是煩惱的異名。三界的眾生,在出生時就帶著過去所有的煩惱習氣,這些煩惱習氣的種子,含藏在第八阿賴耶識當中,和我們一同受生,所以在現生中的種種行為,包括起心動念、說話、做事,這一切的身口意三業,都是由這些煩惱習氣的種子,而生出種種的現行來,實際上我們身心是完全不能作主的,只能隨著煩惱習氣轉,是無法自在的。

 

  三界有情諸行生起,皆為煩惱品類粗重隨逐。總之由有生住增長,煩惱種子隨逐流轉,故無堪能安住善事,亦不如欲自在而轉。

【消文】:三界一切眾生的種種行為,只是隨著不同煩惱的種類而轉。煩惱的種類,一般分為十根本煩惱,(貪、瞋、癡、慢、疑、薩迦耶見、邊見、見取見、戒禁取見、邪見。)和二十隨煩惱。(忿、恨、惱、嫉、害、諂、誑、慳、覆、憍、無慚、無愧、放逸、懈怠、失念、不正知、散亂、掉舉、昏沈、不信。)總而言之,我們的身心只能隨著這些煩惱造業,煩惱習氣的種子不斷生起,遇緣起種種的身口意現行,這些現行又回薰到第八阿賴耶識,成為未來煩惱習氣的種子,這樣的種子生現行,現行薰種子,不斷在串習增長煩惱習氣的種子,所以這些煩惱習氣的力量愈來愈強,使得我們的身心完全無法自在作主,心想行善,卻無法行善,心想止惡,卻反而為惡,全然不能止惡修善,也不能隨自己的心意自在而轉。

 

  眾苦所依故生為苦者,謂於三界既受生已,由此因緣,便能增長老病死等,無邊眾苦。

【消文】:第三是既然出生,就有老、病、死等眾苦。在三界受生以後,由於有了生命,所以伴隨生命而來的衰老、病痛、死亡等苦便接踵而至。

 

  煩惱所依故生為苦者,謂於生死既受生已,便於貪境瞋境癡境發生三毒,由此能令身心苦惱不靜,不安樂住,謂諸煩惱,由種種門逼惱身心。

【消文】:第四是身心煩惱,所以是苦。既然受生,便於樂境生貪,苦境生瞋,不苦不樂境生癡,這貪瞋癡三毒,以種種不同的方式逼惱身心,使身心苦惱,無法安樂,所以出生便是煩惱不斷,受苦不斷。

 

  隨所欲離別法性故生苦者,謂一切生最後邊際,咸不出死此非所愛,此復能令唯受眾苦。

【消文】:第五是不能隨自己的意願不死,所以是苦。有了生命就一定會死亡,生命的最後邊際就是死亡,儘管妳是多麼的不願,也不能逃避不死,只有拋下財產、地位,割捨親友,滿懷悲苦的離開。

 

  故應思惟如是生時,眾苦俱生,粗重俱生,生復能引衰老病等煩惱死亡,此亦能令受苦道理。

【消文】:綜合前面五項,我們應當思惟,由於出生,所引發無量無邊的苦,不論是出生時的苦,還是身心無法自在的苦,老病死等苦,身心受煩惱逼迫的苦,或是最後死亡的苦,這些都是由生所引發的眾苦。

 

 

 

 

【課文】:(15708~15905)

 特住胎時受何苦者。如弟子書云:「極猛臭穢極逼切,最狹黑闇徧蔽覆,住胎猶入那洛迦,身屈備受極重苦。」此諸文義,如入胎經云:「無量不淨,周徧充滿,多千蟲類之所依處,具足最極臭穢二門,具足非一骨鏁穴孔,復有便利清腦腦膜髓等不淨,生藏之下熟藏之上,面向脊骨背對腹皮,於日月中,出諸血相以之資養,母食食時,以二齒鬘細嚼吞下,其所吞食,下以口穢津涎浸爛,上為腦膜之所纏裹,猶如變吐。所有食味,從母腹中入自臍孔,而為資長,漸成羯羅藍,頞部陀,閉尸健南,手足微動,體相漸現。手足面等胎衣纏裹,猶如糞穢,生臭變臭猛暴黑闇,不淨坑中上下遊轉,以諸苦酸粗鹹辣淡,猶如火炭。食味所觸,猶如蒼蠅,以不淨汁而為資養。如墜不淨,臭穢熾然,淤泥之中命根非堅。又母身內所有火力,煎炙徧炙極徧煎炙,燒熱徧熱極徧燒熱,燒然徧然極徧燒然,受諸猛利粗惡難忍,非所悅意即大苦受。如如其母轉動,徧動極徧轉動,如是如是如被五縛,亦如投擲煻煨坑中,受諸猛利粗惡難忍,非所悅意,難以為喻,極大苦受。」如是其母,若受飲食太多太少及食太膩太乾太冷太熱,鹹淡苦酸及太甘辛,若行欲行,若太急走,若跳若倒,若住火前,或蹲居坐,亦說於胎起大痛苦。生臟上壓、熟藏下刺,如被五縛插之尖標。從胎產時及產出時,所有眾苦,亦如弟子書云:「此漸如硬壓油具,壓迫其次方得生,然未爾時即捨命,唯是受苦業力強,住不淨中顛倒身,濕爛裹胎極臭穢,猛逼切痛如潰瘡,猶如變吐宿念捨。」此諸文義,如入胎經云:「次彼漸生一切肢節,從其糞廁腐爛滴墜,不淨暴惡生臭變臭,黑闇可怖,糞尿熏粘臭氣垢穢,血水常流,瘡門之中,由其先業異熟生風,吹足向上令頭向下,兩手縮屈被二骨輪,逼迫徧迫周徧逼迫,由諸粗猛難忍非悅,最大苦受令其身分悉皆青瘀,猶如初瘡,難可觸著,身一切根悉皆楚痛,極穢胎垢徧粘其身,由乾渴故,令其唇喉及以心臟悉皆枯燥,住此迫迮難忍苦處。此由因緣增上,宿業異熟生風吹促至極艱辛,始得產出。生已無間,被外風觸如割塗灰,手衣觸時如利劍割,當受粗猛難忍非悅極大苦受。」又說如牛剝皮,被蟲所食,及如癩人徧身潰爛,加諸鞭撻極受楚切。又產已無間,取懷抱等及寒熱觸,亦當受諸粗猛難忍,非悅意苦。八苦之中,特於此初即於最後,須慇重修。故如前說,當以觀慧數數觀察,而善修習。

 

 

 

  特住胎時受何苦者。如弟子書云:「極猛臭穢極逼切,最狹黑闇徧蔽覆,住胎猶入那洛迦,身屈備受極重苦。」

【消文】:這裡特別將住胎時所受的苦,從弟子書入胎經中引述出來,以增加對生苦的體會,應多多思惟修習。如弟子書中所說:「住胎時,就如身入地獄,處在臭氣污穢當中,身體彎曲擠壓在一個狹小黑暗的空間內,受盡了種種的苦。」

 

  此諸文義,如入胎經云:「無量不淨,周徧充滿,多千蟲類之所依處,具足最極臭穢二門,具足非一骨鏁穴孔,復有便利清腦腦膜髓等不淨,生藏之下熟藏之上,面向脊骨背對腹皮,

【消文】:以上所說的道理,也如入胎經中所說:「住胎時,周身徧滿無量的不淨,就如墮在糞廁屎坑中,不但臭穢,而且黑暗,有無量多千種蟲居住在內,臭汁常流,精血腐爛,非常厭惡。母親的身體,是由骨骼、血、肉、筋、脈、肪、膏、腦、膜、骨髓等共同組成,再以薄皮覆蓋在這個惡業的身瘡上,內外都流著不淨。胎兒就是被擠壓在這堆不淨物當中,上有生藏(呼吸系統、循環系統),下有熟藏(消化系統、排泄系統)。若是男胎,在母右脇蹲居而坐,兩手掩面,面向母脊骨背對腹皮;若是女胎,則在母左脇蹲居而坐,兩手掩面,面向母腹皮背對脊骨。

 

  於日月中,出諸血相以之資養,母食食時,以二齒鬘細嚼吞下,其所吞食,下以口穢津涎浸爛,上為腦膜之所纏裹,猶如變吐。所有食味,從母腹中入自臍孔,而為資長,漸成羯羅藍,頞部陀,閉尸健南,手足微動,體相漸現。手足面等胎衣纏裹,猶如糞穢,生臭變臭猛暴黑闇,不淨坑中上下遊轉,以諸苦酸粗鹹辣淡,猶如火炭。

【消文】:胎兒是由臍帶提供營養來成長的。母親先將食物,用兩排牙齒咬碎,和舌頭上所流出的唾液一起攪拌,這樣細細地咀嚼,然後嚥下,食物進入胃腸後,加入膽汁、痰、膿、血等四種分泌物,把食物混雜成各種顏色,看起來就像吐瀉出來的東西一樣,令人非常地厭惡。這些食物經過消化後轉變為營養,由母親的臍帶輸送給胎兒,於是漸漸形成了『羯羅藍』(這是父精母血最初和合時所凝結成的,形狀類似粥汁或酪漿,是受生第一個七日,所呈現的相貌。)、『頞部陀』(這是第二個七日所形成的樣子,有如濃稠的乳酪或凝固的酥油。)、『閉尸』(這是第三個七日所形成的樣貌,形狀像鐵筷或蚯蚓。)、和『健南』(這是第四個七日所形成的狀態,肉團堅厚,就像鞋楥或溫石。)。就這樣經過三十八個七日,胎兒逐漸形成。手、腳、臉等緊緊地被纏裹在胎衣之內,如置身臭穢、黑暗的不淨坑內,在裡面上下遊轉。種種酸、鹹、苦、辣等滋味,由臍帶進入體內時,就像在吃火炭。

 

  食味所觸,猶如蒼蠅,以不淨汁而為資養。如墜不淨,臭穢熾然,淤泥之中命根非堅。

【消文】:接觸這些汁液時,像蒼蠅啜飲不淨粘液來資養生命。不但身體如同墜到一個臭穢不堪的污泥中,命根也微弱得像風中的殘燭,一點也不堅實。

 

  又母身內所有火力,煎炙徧炙極徧煎炙,燒熱徧熱極徧燒熱,燒然徧然極徧燒然,受諸猛利粗惡難忍,非所悅意即大苦受。

【消文】:母親體內所發出的熱力,使胎兒像置身在熱地獄中,受著各種煎炙、燒熱、徧燃的痛苦,猛烈得難以忍受。

 

  如如其母轉動,徧動極徧轉動,如是如是如被五縛,亦如投擲煻煨坑中,受諸猛利粗惡難忍,非所悅意,難以為喻,極大苦受。」

【消文】:母親身體轉動時,胎兒也在裡面跟著轉動。有時感覺像是被五花大綁,有時又像是丟進了煻煨地獄中,所受種種猛烈的苦,實在難以言喻。」

 

  如是其母,若受飲食太多太少及食太膩太乾太冷太熱,鹹淡苦酸及太甘辛,苦行欲行,若太急走,若跳若倒,若住火前,或蹲居坐,亦說於胎起大痛苦。生臟上壓、熟藏下刺,如被五縛插之尖標。

【消文】:母親所受用的飲食,無論是太多、太少、還是太油、太乾;太冷、太熱、太鹹、太淡、或者是太苦、太酸、太甜、太辣,都會引起胎兒強烈的痛苦。母親走得太久、走得太急、或跳、或躺、或蹲、或坐、或站火前,這種種的情況,也都會讓胎兒感到很大的痛苦。生藏壓在上面,熟藏頂在下面,就像手、腳都被綁了以後,再插在尖的標桿上。

 

  從胎產時及產出時,所有眾苦,亦如弟子書云:「此漸如硬壓油具,壓迫其次方得生,然未爾時即捨命,唯是受苦業力強,住不淨中顛倒身,濕爛裹胎極臭穢,猛逼切痛如潰瘡,猶如變吐宿念捨。」

【消文】:關於出胎和生產時所受的眾苦,弟子書中也曾描述:「胎兒出生時,經過狹長、黑暗的產道,就像用榨油的工具,硬把他壓迫、推擠出來,有的還沒有等到出生就已經斷命了,只有業力強的胎兒,能經得起這樣的擠壓,在不淨的子宮中反轉其身,頭朝下腳往上,和著胎衣、羊水等濕爛的臭穢物一同產下。出生時所受猛烈、逼迫的切身之痛,如擠壓著潰爛的毒瘡,這時極為臭穢的胎兒,正如同隔夜所吐瀉出來的東西,真想馬上把它丟棄。」

 

  此諸文義,如入胎經云:「次彼漸生一切肢節,從其糞廁腐爛滴墜,不淨暴惡生臭變臭,黑闇可怖,糞尿熏粘臭氣垢穢,血水常流,瘡門之中,由其先業異熟生風,吹足向上令頭向下,兩手縮屈被二骨輪,逼迫徧迫周徧逼迫,由諸粗猛難忍非悅,最大苦受令其身分悉皆青瘀,猶如初瘡,難可觸著,身一切根悉皆楚痛,極穢胎垢徧粘其身,由乾渴故,令其唇喉及以心臟悉皆枯燥,住此迫迮難忍苦處。此由因緣增上,宿業異熟生風吹促至極艱辛,始得產出。

【消文】:以上所說的文義,在入胎經中也有同樣的說法:「經過了三十八個七日以後,胎兒的身體逐漸長成,就像置身在惡臭的糞廁當中,滴落下來的全都是腐爛的不淨物,不但其間狹窄、黑暗、恐怖,全身還沾滿了糞、尿、膿、血等垢穢。胎兒經由業力的風氣,將足吹向上頭向下,兩手縮屈,從母親的骨盤當中被壓擠出來,這時所受的苦,簡直無法形容,最難以忍受的苦,莫過於全身上下已被擠壓得全部青瘀,就像剛剛長成的膿瘡,輕輕一碰觸便痛不可當,一切的身根也充滿痛苦。還有因為乾渴的緣故,嘴唇、喉嚨,以及心臟都非常乾燥。以上這些就是胎兒出生時所受的苦。這中間還需要配合種種宿世的業力、果報等增上緣,才能這般艱辛地將胎兒產出。

 

  生已無間,被外風觸如割塗灰,手衣觸時如利劍割,當受粗猛難忍非悅極大苦受。」又說如牛剝皮,被蟲所食,及如癩人徧身潰爛,加諸鞭撻極受楚切。又產已無間,取懷抱等及寒熱觸,亦當受諸粗猛難忍,非悅意苦。

【消文】:產下以後,全身毛孔接觸到外界的風,就像皮肉被割開後,再塗上泥灰般的痛楚,皮膚被手或衣服碰觸時,也如被利劍切割,痛不可觸。」也有一些被形容為如牛剝皮、諸蟲啃食、以及全身潰爛的痲瘋病人,再加上鞭打等苦。除此以外,在懷抱胎兒、和寒熱等觸身時,也都會受到相當大的痛苦。

 

  苦之中,特於此初即於最後,須慇重修。故如前說,當以觀慧數數觀察,而善修習。

【消文】:在八苦當中,以最初的生苦、和最後的五取蘊苦最為重要,所以應當依照前面所說的內容,不斷地以觀察慧、善巧的思惟、觀察、修習。

  在住胎時所受的苦當中,因為論及「不淨觀」的部分,所以特別節錄「不淨觀」的修法,以供參考。

 
一、依成胎、住胎、出生、以及死亡等項目,來思惟不淨:

(1)種子不淨:成胎是由父精、母血、和中陰身業識的種子,三緣和合而成,而這三緣都屬不淨所生。先是父母以妄想邪念風,吹婬慾火,加上自身宿世所造種種不淨的業習,因此遇到這種不淨緣時,業識的種子便入於父精母血中而成胎。

(2)生處不淨:指住胎時的不淨。胎兒在母體內,是被擠壓在大腸、小腸、腹、脊、肋骨、屎尿、水泡等不淨物中,如此懷胎八個月到九個月的期間,就像置身於黑暗、狹窄、恐怖的屎坑中。

(3)自相不淨:是指出生後,身體的九孔常流出不淨。眼有眼屎、耳有耳屎、鼻有鼻涕、口有唾液、便道常出屎尿等。全身的毛孔也汗流不淨。

(4)自性不淨:是說身體的本身就是不淨的。從頭到腳,只是三十六種不淨物的組合,四邊用薄皮把它包裹起來,儘管每天洗得乾乾淨淨,再穿上漂亮的衣服裝飾,吃最好的飲食佳餚,也終究是不淨的。

(5)究竟不淨:是指身體壞死時,也是不淨的。如果投入火中,則化為灰燼;若是放置水漂,則變為脹爛;倘若掩埋土中,則被蛆蟲啃食而歸為塵壤。所以,無論以何種方式死亡,最後的屍體都是不淨的。

 

二、依身內三十六物的污穢不淨,思惟以對治內身貪:

(1)外相十二:髮、毛、指甲、牙齒、眼屎、淚、涎、唾、屎、尿、垢、汗。

(2)身器十二:皮、膚、血、肉、筋、脈、骨、髓、肪、膏、腦、膜。

(3)內含十二:肝、膽、腸、胃、脾、腎、心、肺、生藏、熟藏、赤痰、白痰。

 

三、依外九想的污穢不淨,思惟以對治外身貪:

(1)脹想:觀想人死後,屍體漸漸膨脹,腫脹如皮囊。

(2)壞想:膨脹後慢慢萎縮,皮肉開始爛壞,四肢破碎,五臟惡露。

(3)血塗想:血流塗地,點污惡穢。

(4)膿爛想:肉爛膿流,臭氣轉增。

(5)青瘀想:膿血清盡,瘀黑青臭。

(6)噉想:蛆蟲啃食,決裂殘缺。

(7)散想:筋斷骨離,頭足交橫。

(8)骨想:皮肉已盡,但見白骨。

(9)燒想:焚燒死屍,骨裂烟臭。

 

  這九想能除去對人的七種貪著:

(1)貪著色:如果對於青、黃、赤、白等種種顏色貪著的,可以用血塗想、青瘀想、膿爛想來去除。

(2)貪著容貌:若是對於細膚纖紙、鳳眼櫻口等容貌貪著的,可以用脹想、壞想、噉想、散想來去除。

(3)貪著威儀:對於威儀進止、坐、起、行、住、禮拜、俯仰、揚眉等姿態貪著的,可以用死想來去除。

(4)貪著言語:對於音聲、言辭方面容易動心的,也是用死想來去除。

(5)貪著妙觸:對於柔膚輭肌、熱時身涼、寒時體溫等身觸特別貪著的,可以用骨想、燒想來去除。

(6)貪著人相:對於男女相特別執著的,可以用噉想、散想、骨想來去除。

(7)貪著人愛:貪著愛戀的對象,可以用噉想、散想、骨想來去除。

 

  經常修習九想,能對治四顛倒中,對於「不淨」起「淨」的顛倒。以九想剖析身相的結果,發現此身充滿不淨,於是愚癡顛倒的癡心轉薄;癡心轉薄,對身體所引發的種種貪愛也跟著轉薄;貪欲轉薄,由貪身而引生的瞋心也薄,所以修習九想,能同時對治貪瞋癡三毒的煩惱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056(吹冷氣.gif

箭頭下.gif     

 

  “思惟苦諦”篇【三】待續        

 

hj699520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