菩提道次第廣論 消文

 

菩薩.jpg

 

道前基礎    修習軌理

 

 

【六】

   

第56頁 9行~第57頁 5行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消文日期:'09年08月07日(五)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

 

諸於修理見解極狹者,作如是言,若以觀慧,極多思擇而修習者,則能障礙,專注一緣勝三摩地,故不能成堅固等持。

許多對於修行道理認知過於狹隘的人,作出這樣的主張,如果以觀慧的方式,進行非常多的思惟簡擇來作為修習,那麼對於專注於一所緣境的殊勝三摩地將會形成障礙,以致於無法達到堅固的等持。這段:宗大師先引述對於修行道理見解狹隘的人之主張,接下來將予以駁斥破除。

 

此當宣說。若謂其心於一所緣,如其所欲,堪能安住此三摩地,先未成辦現新修時,若數觀擇眾多所緣,定則不生。乃至其定未成以來,於引定修,唯應止修,亦是我許。

關於這項主張,我一定得好好說明。如果說修行者的心在一所緣境,能夠依照他所希求的而安住這個三摩地,在此之前不曾修得,而現在才剛開始修禪定的話,如果就採取不斷觀察許多所緣境,那麼,絕對無法修得三摩地。因此在成辦三摩地以前,對於引生三摩地之修行,只應該安住修,這也是我所贊成的觀點。這段宗大師表示於定未成以前,新修時唯應止修的觀點也是大師所承許的。

 

若謂引發如是定前,觀修眾多即許是此定障礙者,是全未解大車釋論宣說引發三摩地軌。

  如果說在引發前面提到的殊勝三摩地之前,觀修許多所緣境就會變成得三摩地之障礙,這顯然根本不了解諸大乘釋論中所闡述的引發三摩地之修持軌理。宗大師前段也認同新修時唯應止修的主張,但是緊跟著大師要舉例駁斥引發定前觀修眾多乃定障礙之言論,認為這是由於根本不了解《瑜伽師地論》所闡述的內容所致。

 

謂如黠(ㄒㄧㄚˊ)慧鍛師,將諸金銀數數火燒,數數水洗,淨除所有一切垢穢,成極柔輭堪能隨順,次作耳環等諸莊嚴具,如欲而轉堪能成辦。

譬如聰明的鍛工,(黠(ㄒㄧㄚˊ)慧=「聰慧靈敏」鍛師=「俗稱鍛工」。從事金屬加熱後進行鍛造加工的人。)把許多的金銀不斷地以火燒,不斷地用水冷卻洗滌,藉此淨除金銀中的所有雜質,使得質地變得非常柔軟,因而能夠隨意變形,接下來就可以鑄成耳環之類的種種莊嚴的飾品,這樣一來,就可以隨心所欲地達成目的。宗大師闡釋鍛師成辦諸莊嚴具的製程,諸金銀藉由不斷地火燒水洗,垢穢得以淨除,體性得以堪能隨順,轉為堪能如欲成辦諸莊嚴具。

 

如是先於煩惱、隨惑及諸惡行,如在修習諸黑業果、生死患等時中所說,應以觀慧數數修習彼等過患,令心熱惱,或起厭離,以是作意如火燒金,令意背棄諸黑惡品,淨此諸垢。

類似黠慧鍛師(聰明的鍛工)的作法,首先要對根本煩惱、隨煩惱、以及種種的惡行,煩惱,根本煩惱,即即貪、瞋、無明、慢、見、疑等六大煩惱。因為相對於接下來的隨惑,所以這裡的煩惱是指根本煩惱,又作「本惑、根本惑」。依照(將來)在修習種種黑業果、生死過患等階段中所說的軌理,應以觀慧不斷地思惟它們(指諸黑業果、生死患等)的過患,使自己的心對它們生起熱惱或厭離,以這種方式思惟,就好像鍛師以火燒金的鍛造法,使自己的心意識棄捨種種的黑惡品,達到淨除種種垢穢的成就。宗大師先以黠(ㄒㄧㄚˊ)慧鍛師比喻,教誡修行者首先應該不斷地思惟種種黑惡品的過患,以生起厭離心,達到淨除種種垢穢的成就。

 

如在修習知識功德、暇滿義大、三寶功德、白淨業果及菩提心諸勝利等時中所說,以觀察慧數數修習此等功德,令心潤澤,或令淨信。以此作意,如水洗金,令意趣向諸白淨品,愛樂歡喜,以白善法澤潤其心。

譬如在修習善知識功德(即前面已闡釋過的親近善士),以及即將一一闡釋的暇滿義大、三寶功德、白淨業果以及菩提心諸勝利等階段中所說的軌理,以觀察慧不斷地修習這方面的種種功德,使我們的心獲得潤澤功德,或者生起清淨的信心。以這種方式思惟,就好像聰明的鍛工以水洗金,可以使我們的心意識趣向種種的善法類,而且對善法類產生好樂歡喜心,如此即是以白淨善法潤澤我們的心。前面宗大師以火燒比喻,要修行者背棄諸黑惡品。現在宗大師教誡修行者要依照親近善士、暇滿、皈依三寶、深信業果及菩提心勝利等各階段所說軌理,令心趣向白善法。就好比聰明的鍛工以水洗金一般。

 

 

 

 “修習軌理”篇【七】待續

創作者介紹

長城─的部落格

hj699520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